中文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河北衡水中学 >> 今日衡中 >> 校园新闻 >> 正文  
  见过风尘女子,才能读懂大家闺秀——传统文化培训之杂感           
见过风尘女子,才能读懂大家闺秀——传统文化培训之杂感
[ 作者:王德宸    转贴自:王德宸    点击数:492    更新时间:2018-2-11    文章录入:bgs ]

 

7月末在南京培训4天,南京大学的徐小跃等教授为来自全国各地的八十余位初高中老师讲授传统文化,累计16个多小时的讲座非常精彩,三万字的课堂笔记便是我最直接的收获,最高纪录是两个小时5657字,我可以时时巩固时时消化,提起此事我很是得意,自我感动呐两眼泪滂沱。那几日,白日接受异乡太阳的炙烤和中华经典的洗礼,晚上同增普兄促膝长谈,甚是快活。

 

听课时我发现整个会场三人最为认真。一是主讲者,精心准备,甚至讲得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努力在规定时间内向这些学术门外的脑袋讲清更多的研究成果;二是增普兄,熟练运用一心二用之独门秘籍,手捧古书阅览不息,但主讲者的关键问题他总能及时应答,对时间的吝啬简直"令人发指",真是羡煞我也;三是我,恬不知耻地在众人不解的神情中从安排的后排座坐到第一排的空座,目视主讲者,一是表明我在认真听课以示尊重,并时时会心一笑,二是让他的神态动作板书眼神尽逃不出我的眼睛,来扩大此次培训成果,与此同时手不停敲,三万字笔记就这样意外写成。但有一些"仙人"或扇扇,或对着手机屏幕沉思,甚至互相探讨"重要话题",情至深处不免失笑,主讲者不方便打扰他们,组织者偶尔面目青色站其桌旁以示警戒。彼情彼景,揣想主讲者之挫败心态与尴尬处境,我想起许多老师的共同遭遇——上课兴浓之时忽然几位陌生人挂着参观胸牌,一手提着听课凳一手捏着手提袋,大步流星推门而入,以动物园参观者的眼光开始打量教室的一切,面对这些不速之客我等不可等闲视之,一是此时学生格外注意,二是不能让学校蒙羞,三是别让他们空手而归,于是更加奋发卖力,只恨不能使出浑身解数,有铺有垫层次分明的展开课堂,高潮还未到来,甚至伏笔还未埋完,就有人面露失望与惜时的复杂神情伴着叹气声推门而出,我等大有自己的课堂"不堪入目"之挫败感,只能对着还未关紧的后门,幻想他如何被我暴揍一顿之后看见教室后门口挂着醒目的提示牌:"要么别来,来了别走,尊重他人课堂,保护自己生命"。这一切幻想是在一瞬间完成的,然后和学生们相视而笑,继续在讲台上如雨挥汗。

 

话至此处,突然想起陈超老师的课堂,场场爆满,而且队伍组成相当复杂,有选修本课的、有未能选上的、有曾经选修过但尚觉不尽兴的、有外校想选修苦于无资格的等等。尚记得某次,听课者被陈老师金属质感的雄性朗诵声调吸引,大家沉醉期间不能自拔,某君短信铃骤然响起,群情激愤怒目视之,无需陈老师亲自出马,他已羞惭至极,之后课前互相提醒手机是否静音是兄弟深情地关怀。《现代诗选读》是大二的选修课,话说大四时我同青海诗人王伟兄还去和师弟师妹们抢座蹭课,陈老师笑言:"你们不是都听过了吗?怎么还听?"眉目之间不无自豪之色,这也是他可爱之处,往事如烟,如今想来,令人怅然。话已扯远,说回南京。

 

当然我也许是杞人忧天,大学者的课是不一定需要以听众数量来衡量的。陈寅恪的课就很少人听,大概都听不懂,沈从文好像也是如此,讲课到中间就有学生相继出去。这次培训的主讲教授们也许早就做足了思想准备,他们的价值是要在另一个课堂上体现的。

 

"仙人"也不是每场都不听,对一些笑点式或愤嫉式的话语保持相当高的敏感度,例如"网络打老婆男人排行榜",第一名山东人,有空就打,第二名,东北人,酒后就打……再如用几句南京方言表述内容达到搞笑效果等等,那真是笑得前仰后合,声音洪亮且动作夸张,擂桌者有之,拍腿者有之,大有一泄枯燥烦闷气味之势,我戏称之为"报复性狂啸"

 

如今我已相当厌烦听课时大量进行形象化阐释,我需要干货!干货啊干货!重要的事情真的要说三遍才足以表达我的强烈语气。我需要必须聚精会神才能获得的高级精神愉悦,不是小苹果那样的洒狗血。否则,我去看书好了,可以玩味可以快进,应付自如,原谅我的粗俗和武断。

 

我问自己,为何不爱读小说?小时候不喜欢是因为不喜欢一切书籍,小说属于躺着中枪;大学伊始喜欢古典诗词,是因为认为中文本该古典,出口圣人言,古典诗词信手拈来,如此方不枉为中文系学生;大二接触现代诗,虽然读的不是很懂,但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要的表达方式",自己胆大妄为,写得一手狗屎诗还偶尔炫耀,时时以诗人自居,刻意保持与世俗的距离,那时觉得现代诗真他妈牛,当然现在也是!请再次原谅我的粗俗,我发现我的词语贫乏,不用"他妈的"表达不痛快,或许我可以温柔点儿用"他妈妈的",像阿Q一样,暂不去管他,下文如若出现类似词语,现在一并抱歉,不再赘言了。说回现代诗的感觉,借用增普兄的话叫"语言的洁癖,思维的密度",那简直无可比拟。一首好诗所传递的驳杂的矛盾与探求带给我的愉悦感可以进行无限制地滋养,而读完它仅需几分钟,真让人着迷为之疯狂,估计大麻的效果就是如此,王伟兄的一首爱情诗表达了我对现代诗的感觉:"你是我戒不了的毒。"我对小说的耐心实在不足。

 

现在我要说,我早该发现,中国传统经典更牛!我读《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庄子》等等,同样的感觉——句句真理句句干货,句句凝聚着我们需要无数现实的教训才能恍然大悟的智慧,读来够爽够痛快!但翻译让我伤心,借用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信》中的一句话,"没有比翻译更能和诗隔阂的了"(大意如此,不去查证了),虽然他讲的是不同语言之间的转换,但古文和现代文的转换也是如此,许多经典翻译出来简直是废话,例如"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翻译为"上天赋予的叫性,依顺本性行事的叫做道,修饬道行的叫做教",都是废话,关于""""""是什么完全不能言说,当然这不是翻译者的问题。再如"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很难翻译。但注释是相当必要和最能出色的,通过训诂、引用等方式加以解说,能让读者接近原典。

 

我要说的是,无论读翻译还是读注释,必须回头熟读原文才能读出味道来。现在关于学习经典的方法很有争议,但无论先背后化还是先化后背(自造词语,但意思没错),都可看出背诵的要求来,""读才可融会贯通,内化吸收,表现为言谈引经据典,举止境界高远。如果可以的话,尝试学习吟诵,你可能会发现自己以为的""只是""的一半。当今吟诵大师很多,我较为熟悉的是陈琴老师,记得去北京参加她的培训班前我在笔记本上写下:"学习经典素读我是凭借一腔热血的,但那不是冲动,是本能召唤,也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之前的学习能读诗的一半,从陈老师这里可以找到另一半。虽然我暂时找不到它和我的事业的关系,但我清楚并确定——我需要!"不止是诗,经典作品也是如此,如果你听过不通音律的陈老师见字即歌,甚至将现代诗用古人读书的方法吟唱的那么恰如其分的话,你会同意我的看法。那时我们会共同感慨,原来古人讲的"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是有读书方法限制的。

 

现在我们口中常讲的可称之为文化圣人的老子、庄子、孔子、孟子等等可都是先秦人士,我的问题是,他们的智慧来源于何处?较之现代,他们有着更少的可参考事实,所谓书籍也不同现在这般浩如烟海,他们的智慧从何而来?古人读易经谈天道,他们做的事是仰观天文,俯察地理,然后才中通万物之情。他们的智慧,让几千年的中华儿女穷其一生才窥见一斑,多少皓首穷经的故事被代代流传,可是他们的智慧从何而来?现代文明程度自不必说,但是越是如此,越让让人觉得他们神一般的存在,我们的生活原理早被他们全部预言。

 

庄子的"鹏程万里"的思想、"鼓盆而歌"的举动真的匪夷所思。谈这个问题之前,先要注意那时的条件。就拿交通而言,孔子为求职而周游列国,所谓列国也不出如今的山东河南,走了长达十四年,固然有在各国国中耽误的时间,但并不影响我们知晓出行的不便,庄子虽比孔子晚了一百多年,但条件改变不会很大,这种情况下他说"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我的天呐!"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我的天呐!"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我要弱弱地问一句:"庄子兄,你的脑袋可以跑飞机吗?"还是那个问题,他们的智慧从何而来?科学能否解释一下?实际上,科学可以证明存在,例如证明一般人脑袋的构成,不能跑飞机,并不能证明不存在,比如不能证明所有人的脑袋都不能跑飞机,尤其是庄子的。开个玩笑,但道理就是这样。我在想,是不是古人真的通天地,他们的感官比现在的我们更为敏锐吗?可以感知地震、阴雨天气等的都是我们所说的"低级动物",是不是越脱离"低级"通天地之性越为迟钝?这好像是个可笑的问题,小学生也能回答。但真的是那样吗?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的道理庄子早已言明。曾听过一些说法,但充斥着盲目的自大情结,用增普兄的话讲,"回答问题要用脑子,不要靠骨髓的膝跳反应本能来回答",我很困惑很纠结。也许很多人早有合理的答案,我实在才疏学浅,也不知到哪些书中去刨根问底,劳烦指教啊。

 

说回经典。那语言真叫一个平淡如水,但后味无穷呢。记得我初次接触很是流行的文化学者某某某、某某某等人的文章,真叫个一见钟情,于是几乎搜罗尽了他们的书籍来读,而且极力模仿,有话不好好说,绕着弯子矫揉造作,现在打死也不愿再多看一眼,有的人到不同的地方发的同样的悲情的廉价的感慨,有的人紧紧抓住过去的尾巴大做文章,动不动就文革怎么怎么,好像天下就他一人铭记了历史,让我很是气愤。如果说经典是大家闺秀,知礼高贵大方典雅,眉目传情不动声色,那这些就是风尘女子,浓妆艳抹娇娇嗲嗲,虚情假意半推半就。《论语》让人看不出有什么语言技巧,但就是百读不厌,被嚼了两千多年还不失其味,并且会被子子孙孙继续嚼下去,可见语言的高境界是超越修辞的。道理相同,金庸将类似精神以武学的形式表述为无招胜有招,老子说的"大道至简"我也可以这么断章取义的理解呐!难怪增普兄说有观点认为周作人的文章境界是超越鲁迅的。但是我还是会给我的学生推荐上述某某某、某某某的作品,这也是符合认知的规律,见过风尘女子才会读懂大家闺秀。

 

杂七杂八的写了四千字了,虽然不是鲁迅批判的那样有的人写文章是浪费国家木材,(是网络让我幸免于难)那也不能再啰嗦了,此杂感以南京培训传统文化为原点,胡乱写些想法,希望读来不是很乱。

 

(作者:王德宸  语文中心教研室)

 

  • 上一篇文章: 衡水中学教辅一支部召开组织生活会

  • 下一篇文章: 衡水中学2017-2018学年第一学期评优选模结果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衡水中学在全国航空模型公…[539]

  • 高一英语听力[675]

  • 衡中高一年级召开三调考试…[1241]

  • “相约北理”校园开放日—…[712]

  • 我校教师参加全国知名中学…[672]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市政协主席徐学清批文祝贺…[81600]

  • 原省人大副主任白润璋莅临…[88165]

  • 雪花点缀  衡中更美[90538]

  • 我校2011届师生大型毕业合…[125861]

  • 2009高考最新通知(最后更…[213264]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校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河北衡水中学 地址:衡水市英才路228号 邮编053000 电话0318-2126903        制作人:传真 0318-2106993
    页面执行时间:234.38毫秒        Powered by MyPower 3.51